而立之坎

老实说,我长成这样,还要老嚷着“我快三十了我快三十了”,对于某些天然大叔脸的筒子们来说无异于人身攻击。但是长得嫩的人也有感叹岁月易逝的权利,尤其在此前十年都没神马人提醒过你、还变着法子和岁月一起欺骗你的情况下,时光的消失显得十分突然。就像你每天从一道长着灌木杂枝的土坎儿上跨来跨去,忽然有一天绊倒还被木刺儿挂掉几块皮,才发现,这个破玩意一直在那里,还他妈挺高,之前没绊倒纯属走运。从此它便如鲠在喉,万物生长变得触目惊心,你每次路过都得小心翼翼。

坎儿1:

爹娘身体大不如前,此处省略一万字,因为我实在没法冷静di谈论这事儿。求心理辅导。

坎儿2:

梦想不梦想神马的,越来越不重要了。说梦想没实现呢,老天爷会用雷电把我霹成一串烧糊了大字──“白眼狼”。说都实现了呢,心虚得很──这跟梦想家们吹嘘的那种满足感可不大一样。虽然我很有先见之明地于十年前就闭口不谈神马梦想不梦想,但现在,谈谈也无所谓了,更甚至,怎么说也没关系了。比方说我就想画个画神马的,结果十八岁考取中山大学从此梦断天涯(这句式看上去好奇怪……),我花了近十年拧回来,好了,我又在画了,从流程到UI从插图到封面,但他娘的那又怎样呢──“那又怎样呢?”我抓着命运的肩膀摇晃;“你TM想闹哪样呢这是?”命运回头扇了我一耳光──所以我只能认为,实现了也好,没实现也罢,梦想已经越来越不重要了──吧?

又其实,梦想本身才是坎儿,因为实现起来很困难,而梦想变得不重要的过程,其实是跨过了那道坎开始走顺道儿(或称下坡路?)了。只是人在世上活,就跟那车在路上跑似的,最怕的不是路面颠簸,而是汽油烧完,但沿路的油站都加不了你要的油了。

坎儿3:

越来越皮实。说皮实,是对那些烂人烂事儿渐渐懒得愤怒与作为了。比方说此前有捉对儿掐架的嗜好,逮一个骂一个,逮一对骂一双,又比如说现实生活中的各型号混球,抽丫挺的基本已成为应激反应。不求对战方认输服气,只求围观者心里明白。因为沉默的螺旋比言论本身更可怕,那么多人心中的那点小光亮、那pie小火苗,就因为外面夜黑风高就闪巴闪巴自己灭了。多悲催,我给添点小柴呗。更何况,“谁赢他们帮谁”,X,那还是给他们一个值得帮帮的对象吧。不过现在,我皮实了,想被激怒不容易,又不好意思遇点小事儿就一suo子弹过去,不仅顾虑伤及无辜,更加省惜手里的弹药──共犯就共犯吧,有时候,我很皮实di这样想。

坎儿4:

越来越脆弱。脆弱并不是说我容易崩溃,而是说我越来越没耐性,越来越容易放弃(所以你非说这就是容易崩溃神马的也不是不行……)。我岁数还小的时候,会抱着“人家比我阅历丰富,应该听听人家怎么说”的态度去对待身边那些企图混淆是非的说法,耐心的为他们寻找事实依据与理论支持,像对待我的赛前抽签一样虔诚地对待这些谎言。现在嘛,老子不愿意干这种浪费时间的事儿了。其实我从未真心相信过那些我暂时妥协的内容,不过是偶尔配合假装Lost在话语的迷宫。诸如人常说黑与白中间还有灰,嗯嗯嗯,灰灰灰,的确这灰度应该是K=36,但其实我天天回去把灰色放大了去数那里面的像素有多少小黑又有多少小白

34两者相加,是我与人,尤其是不熟的人,沟通的门槛越来越高了。动不动就不想跟这人说了,动不动就懒得理那人了。扛得住沉默螺旋的压挤,逃得过相对主义的陷阱,却跨不过时间这道坎儿。固守那些不会放弃的,放弃那些别人固守的,懒惰滋长,杂草丛生……

坎儿5:

你给我解释解释,神马叫做惊喜。总之呢,就是暂时没神马惊喜能真的惊喜到我了。当然,好处是也没什么能恶心到我。这可能跟“皮实”属同一坎儿不同表现形式。也可能是我为了凑齐五条而胡写的……

事实是,真的没什么惊喜。小时候能为一场音乐会激动半个月,能为买一盒磁带存半年钱,现在电脑里有几十张APE懒得转,就算是信息冗余带来的挥霍,也不能回去信息匮乏的时代嘛是不?横轴为刺激,纵轴为惊喜,拉出的Curve急剧上升后趋于平缓,边际效应无限趋零,我想这是多数人的成长必然的经历。

坎儿6:

你想凑5条就永远会多出来个6。坎儿6就是记性越来越差。我记人名的功夫本来就不好,经常说的是那个神马谁说过一句话“XXX”,后来就变成了那个神马谁说过一句神马话大意是XXX,再后来就成了那个神马谁说过一句神马话但讲的是神马意思我也记不清了……淡忘的不仅是知识,还有意义。意义是肩上的重负,也是脚下的大地,是万有引力,把属于我或我属于的一切联系在一起。妈的,好像越说越玄扯了。就跟这玄扯似的,忘了一开始写这玩意是为了个啥,于是后面就开始分崩离析……坎儿6的命题其实无关记忆,而是人生可能早已走题,记忆不过是检验走题与否的标准之一。

2012年鄙人将满三十岁,比世界末日更悲催的是世界末日不会来,还有很长很长的路,更多更多的坎儿,要在无人陪伴的喧闹或有人陪伴的孤独中走过──或者滚过(For 以后胖了怎么办)。滚得过去的,就满身荆棘继续滚,滚不过去的,就只能卧在槽下,把阴影当成救赎了。三十也好,四十也罢,时光很重要,但时光的刻度并无需被赋予特别的意义,扛住,而且要迈过去,未来未必会更美好,但未来本身就很美好。立此存照。

10 Responses to “而立之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