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地点终于还是从人迹荒芜的滨江,搬来了新旧杂陈的文三西。市区阳光惨淡 ,树木呆滞,空气嘈杂。路边的建筑像从矿井里爬出来的一排排工人,容貌之间的差别和特点、眉宇之间精神和情绪,都被时光和尘埃劫掠一空。恍惚觉得,再来点抹着碎玻璃渣的水泥墙头,以及阳台上因缺水而蔫掉的植物,这世界就他妈的完整了。

这世界是我生活居住过的第六座城市,我来到这里快半年了,忽然觉得这压根不是一个新地方,这里的街道房屋面孔尘土也曾充斥我记忆里孤独混沌的童年时代、我躁动不堪的少年时期……实际上,我所有惶恐不安的岁月都跟这凝滞在街道上的沉闷气氛有着难以言表的关联。我安慰自己,会习惯、会忽视,甚至会依赖、会眷恋,可此时此刻,我偏偏莫名失落且难以释怀。

我甚至不再怀念高原上的草甸了。坐在我曾经心仪的山谷边,我就像《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里面的Marvin,垂头丧气。

IMG_7600 copy

7 Responses to “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