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这个2B

看了《南方周末》 对周立波的专访,摘录点评如下:

“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

——脑白金也可以这么说,因为没钱人的实在浪费不起。

“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

——那是,精英阶层通常都没空上网看段子么,总得有人念给他们听听。

“海派清口不是大众文化,它属于很享受的。”

——咦?我才知道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红火的“小众文化”。我也承认是挺享受的,就跟洗头啊按摩似的,舒服得直想睡觉。

“有了物质基础就有了视觉的高度,因为我自己是这样走过来的。”

——我为那些要靠物质基础来自我肯定,有钱才感到自信,或根本分不清有钱和自信之间区别的人感到悲哀。

“有一个数据可以表明,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

——同样的逻辑,也有数据表明,所有骂警察不好的人,都是被警察暴打或有可能被警察暴打的人,所以这些人一定是或有可能是坏人,而坏人说的话怎么能信呢?

“广东人很少说上海人不是。”

——比尔盖茨也很少骂上海人,所以世界首富很看得起你???广东人本来就很少说任何地方的不是,甚至很少说自己的好,当他们一定要提及中国任何其他地方的时候,他们只说“北方”。

“如果你认为周立波在贬低你的话,那说明你的内心不够强大,你本身就有一种文化的自卑感。”

——如果周立波认为他老婆伙同他朋友在搞他的钱的话,那说明周立波不够有钱,他本身就有一种经济上的紧缺感。

和菜头骂周立波,先是大骂,然后转为反讽,想必是因为很了解周立波应付骂声的一贯手段。他是个笑星,又自我定义为一个“艺术家”,你要骂他哪里说得不好做得不对,他完全可以自称是在搞“行为艺术”,并反咬一口你不懂是你没文化。他时不时挥动“这个民族幽默了,就有希望了”的大旗,不过是在玩“你一认真,就输了”的小伎俩。这种伎俩他在舞台上也表演过,无非是先讽刺挖苦,后拱手作揖。只是作为一个演员,分不清台上台下,把台上混饭吃的那点伎俩拿来在《南方周末》上开版面供人剖析,实在犯了艺术家的大忌。

混媒体的人都知道,脱口秀么,酒桌饭局上哪次吹水不比他那点段子来得新鲜来得强。让周立波混几年报社,他也能写出《南方周末》的深度调查报道,同样的,从这报社拎出去几个人,稍微包装包装,也是一台精彩绝伦的脱口秀。Nobody is special。只是出名不出名挣钱不挣钱这种事情,在当下的中国社会不确定因素太多,又只能另当别论了。而那些个所谓成功人士的经历之所以无法重复,他们之所以敢说“周立波只有一个”,倒不是因为他们本身有什么特别之处,实在是因为人不可能同时踏入两条河流。

我一直有个不靠谱的想法,这三十年里发迹的中国人,不管是勤劳致富还是天降横财,不管是贪官污吏还是能力超凡,都应该对那个可能并不存在的上苍心怀感激从而努力积德,至少是积点口德。天降横财自然不必说,勤劳致富者,你的财富没有被天降成别人的横财,就应该谢天谢地;贪官污吏没有被抓住,或者死了你一个幸福一群人,也应该谢天谢地;能力超凡者,我们这个时代没有任何办法验证你的能力到底是不是真的超凡,你赚到了,还不赶快谢天谢地……总而言之一句话,周立波你丫疯了吧?

其实,仔细想想,周立波本质上跟犀利哥没有区别,一个是不小心穿出了本不该他这种人穿出来的效果,一个是标榜了本不该他这种人标榜的身份。只是犀利哥的舞台大,周立波的舞台小,当韩寒已经在代表一代人的正面气质,刘翔刷新了一个国家的记忆和记录,姚明在异国撑起一个民族的高度时,同样是上海人,这孙子脸上的那点金,还只能在自己出生长大的这座城市里淘,真是杯具。

问题是——你脸盘子别长这么大也行呀?

——延伸阅读:《南方周末》对周立波的专访

15 Responses to “周立波这个2B”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