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中国方式还是世界末日,这是一个问题

untitled

《2012》有三大点评热点——特效、中国和俗套。

特效,没啥好说的,《2012》绝对是所有灾难片的末日。俗套,也没啥好说的,我甚少苛责灾难片的剧情,尤其是那一次又一次的死里逃生。你想想,如果男女主角历经千辛万苦爬上一辆开得动的汽车,然后一根电线杆倒下来“咣叽”一声连人带车砸成肉泥,大字标题弹出荧幕——“这就是人生”——拜托,那不是灾难大片,那是《南方公园》。

所以,我一直以来觉得美国大片里无处不在的“政治正确”无可厚非——想挑战一下伦理极限,看新浪社会新闻就好了,看什么电影嘛。

电影里,人们总是希望总结和强化用于面对末日的“终极价值”,并且借一切有关“Ending”的暗示来投射自己的末日情节。据说,2012这个数字就来自考古学家的发现——玛雅人的历法只记录到2012年——于是乎就有了玛雅人认为2012是世界末日一说。其实,比玛雅历法彪悍得多的电子计算机不是也有千年虫么,区别只是千年虫用光的是纪年的数字空间,玛雅历法用光的是刻历法的石头而已。虽然千年虫也着实让人恐慌了一阵,但不会有人觉得这是发明电脑的哪个先知为世界末日埋下的伏笔吧?那为什么玛雅人的历法却给人以末日的想象?神秘感是一切恐惧的来源,也是《2012》导演Roland Emmerich的灵感来源之一。

作为最牛B的灾难片导演,他也熟知怎样避免内容审查给电影带来的灾难。早先接受采访的时候,这厮一句“是中国人民抗震救灾的精神给予了我灵感”,使得中国内地的舆论预期空前高涨,片审方面也一路绿灯。有媒体在介绍这电影时,用了一个醒目的小标题是“一刀未剪”——我当时就悲哀了——“一刀未剪”也能成新闻,我将想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看见社会新闻的标题中出现四个大字——“还没死光”。

只是,媒体信息明显有误,在中国大陆上映的《2012》还是剪了不少内容。影片开始不久,中国西藏卓明谷,一个虎背熊腰戴蛤蟆镜的军官在一帮村民里挑民工,大陆上映的版本里连军官带民工的这一段都给没了。大家猜测原因是这军官的长相和动作都太像金正日,有辱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党政军高度统一的和谐形象。

有趣的是,卓明谷村民撤离时,有军人拿着喇叭大喊“党和政府一定会帮大家重建家园”,结合片子开头提到的灾难信息以及导演Emmerich对中国片审的表白,很容易理解,卓明谷发生“地震”了。可是,要是真地震了,挑地震频发地带建方舟显然是脑残的,跟村民说这地震的山谷里要修水坝也是雷人的,合理解释自然是:以地震为幌子掩盖建方舟所需的山体爆破,以水坝为幌子隐藏方舟工程本身——这就是大导演Emmerich从“中国人民抗震救灾的精神”中汲取的所谓“灵感”么?保密难度如此之大的一个工程挑在了中国——是Emmerich的伪马屁拍得太有技巧,还是片审其实很好忽悠呢?

我不恭维任何阴谋论,虽然这厮阴谋得颇有技术含量,开头说了,神秘感是恐惧的源头也是灵感的来源,更是猜疑的温床和谣言的孵化器。咱的地震刚过去,灾难中的诸多数字和场景就已变得宏大飘渺而又暧昧不清,既然如此,Emmerich,没关系,你就使劲掰吧。

不过,我丝毫不怀疑导演是真心想表达“中国挽救全世界”的观点。你看,片子里代表俄国的大佬为自己的下一代牺牲了,代表欧洲的意大利总理殉道了,印度科学家做完外包的活儿就被抛弃了,几百号国家直接被忽略了……至于传统的救世主么,美国总统被自家的航空母舰以极富隐喻的方式“击沉”了,美国设计的方舟(姑且当它是美国设计的吧)居然跟傻瓜小轿车一样2——没扣上安全带就不让你行驶——不关上仓门就不给你发动……只有中国的表现堪称完美。

但片子更侧重的,也许并不是“中国”救了全世界,而是“中国方式”救了全世界。且不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传统如何在片中赢得“只有中国才做得到”的赞誉,贯穿全片的“拯救路径”布满了集权式的决策过程、权贵瓜分的生存资源、连哄带骗的拆迁方法以及稳定至上的社会管理方式等等等。莫非这些也是Emmerich获得的新灵感么?至于在片子后半部才出现的对知情权的拷问、对登船人选的质疑、对奢侈船舱的诟病以及对同类的人道怜悯,在人类信心满怀迈向重生的喜庆背景下,看上去不过是一种心理安慰,而且并未真正改变全片的主线。就像我们生活中那些远离现实的空洞口号,永远给人以文过饰非的感觉。

用“中国方式”救世界来做灾难片主轴,当然不仅是票房考虑,我很能理解Emmerich等美国佬的心情。“美国方式”救世界的信心早已在中东战争和金融危机的泥沼里摇摇欲坠,而中国经济一枝独秀,又在诸多“灾难”中岿然不动、歌舞升平——诸如地震、诸如金融危机、诸如314和75、诸如绿坝的逆袭等等等——最关键的是,“他们怎么做到的?”——还是神秘感作祟,正所谓“彪悍的国家不需要解释”,羡煞美国等过气救世主之余,总会让人家心理产生些变化。就好比一个再优秀的记者,天天被我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气势汹汹地质问一百遍“你有孩子么”,总会产生些精神分裂或自我怀疑,严重的也许会成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Emmerich所有的电影都有着对现实恐惧的隐喻。《哥斯拉》的时代人们对庞然大物尚存敬畏之情,《独立日》给若干年对外星文明的幻想与排斥做了个总结,《后天》是环保主义最好的圣经,《史前一万年》说的东西大概介于红颜祸水和文明冲突之间。《2012》却让我困惑不已——覆灭来得太快、景色太过壮丽、再加上对“方舟”这一典故的刻板模仿,让这故事悄悄地变得闹剧多于恐惧。或许Emmerich同学也没有定论只是怀疑——问题是抛给全世界的——中国方式还是世界末日,就如生存还是死亡一样,这是一个问题。

13 Responses to “2012:中国方式还是世界末日,这是一个问题”


  • 每次看学姐的文章,就觉得脑子转不过来…………

  • 啦啦啦,我來啦~~~~~我覺得吧,2012除了說明了“當自己的命快沒的時候,仁義道德都去死吧”這樣的道理,其他的我都沒啥感覺了唉……=.= 鄙視完我自己以後,哈哈,我最近好想去看《聽說》啊,聽說是個很溫暖的片子~~~~~

  • 呵呵,这几天开始翻墙,找薄瓜瓜找到博主这儿的。看起来,墙外的女孩子和墙内的女孩子,差别还挺大。

  • 我一向不大喜欢电影,所以直到今天才看了传说中“正面中国”的2012。看完影片后我真是苦笑不得,以前我读过一篇博文讲到:苏俄在好莱坞影片的地位逐步被中国所取代;那位博主的论调在2012这部影片展现的淋漓尽致,当俄罗斯的飞行员舍身取义时,中国人在这部影片中都干了什么,让我来做些回顾:1,中国军人只认(金生日一般)官僚的命令毫无人性可言,救走已经支付了船票的俄国富豪,剩下那几个没票的美国佬想上直升机?机枪伺候。2,中国人其实就只有一类人:草芥般的农民和劳工,只要付点钱给中国人,东西造出来交货叫可以滚蛋了(除了在船外手持机枪的卫兵,真正上了船的别说中国人了,连亚洲面孔的都没见几个);

    接下来是我觉得所有情节中最具戏剧性或喜剧性的一幕:西藏老妈和她的孙子工程师在中国面孔中脱颖而出,富有人性的,英雄般的拯救了本片的主人公。这个看是中国式英雄主义的情节被很多中国观众津津乐道。但问题来了,在大多数美国人和西方人的眼中,西藏人等同于中国人吗?随便对西方有点了解的留学生或是华侨都可以回答,答案是否定的。以西方世界的观点,西藏属于中国这点是没错,但却是在武力威胁的前提下达成的,西方人眼中的“西藏人”是长期受”中国人”压迫的少数群体,就如同达赖是达赖,主席是主席一样。

    最后我想说的是,当达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时,作为一个中国人你感到荣耀了吗?如果没有,请也不要在看完这部影片后有这种感受。

  • Please let me know if you’re looking for a article
    writer for your site. You have some really great articles
    and I think I would be a good asset. If you ever want
    to take some of the load off, I’d love to write some content for your blog in exchange for a link
    back to mine. Please blast me an email if interested. Cheers!

    Here is my web-site :: kick movie reivews (Alejandrina)

  • Pretty! This has been an incredibly wonderful article.
    Many thanks for supplying this information.

    My web site – Hollywood movie; Marilou,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