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稀泥马、草泥马

十一月十六日,奥巴马在他访华的第一站上海,举行了一场与中国青年的对话。这场对话波澜不惊,唯一引起关注并被广泛转载的,是来自美国大使洪博培「代」中国网友提出的的问题:“你知道防火墙(GFW)的事情吗?我们是不是应该自由的使用Twitter﹖” 而奥巴马在回答时巧妙的回避了对中国政府限制网络自由一事的正面指责,改为大力鼓吹网络自由的好处。他使用了“非常支持不审查内容”这样的遣词造句方式,而非“强烈反对审查内容”。

非特别著名网络写手和菜头则在博客上大骂奥巴马是“稀泥马”,意指奥巴马只会和稀泥。他说:“如果有人问奥巴马是否反对强奸?他的回答多半是:我支持非暴力和胁迫下的性行为。”

但中国的网络现状,岂是这几陀稀泥就能糊过去的,这不,复旦大学的陶韡烁(韡烁二字发音与猥琐相似)同学虽因害怕保镖而没在对话现场挺身而出,但事后坚强地发表了一系列言论,无视奥巴马的刻意回避,点明了中国无网络自由已为世界人民所熟知这一现实。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他说:“我完全不同意奥巴马的说法,我认为中国人有网络自由,我们可以自由评论当下的社会事件。”

——一则新闻也好一个事实也罢,有些时候恰恰是因为有人反对,才会有存在感的。

此话一出,即引起网民的强烈反弹。陶韡烁被命名为“网络自由男”,其个人资料遭到人肉搜索。大部分网民集中火力炮轰了“中国人有网络自由”这一观点,只有一小撮无聊人士如我,希望能够针对陶猥琐同学前后矛盾的逻辑错误做一些有的放矢的鄙视。

——如果陶猥琐前半句声称的“完全不同意奥巴马的说法”为真,基于奥巴马的中心思想是“非常支持不审查内容”,那么陶猥琐的后半句应该是“强烈反对不审查内容”或“非常支持审查内容”,而不是“中国人有网络自由”。

——如果陶猥琐后半句声称的“中国人有网络自由”为真,基于奥巴马的中心思想是“非常支持不审查内容”,那么陶猥琐的前半句应该是“完全同意奥巴马的说法”,而不是“完全不同意奥巴马的说法”。

总之,陶猥琐同学前后矛盾得厉害,他对奥巴马发言的反应,就像一个裸奔得不亦乐乎的白痴对一个正在整理礼服和领结的人大吼:“我太厌恶你的行为了!我完全是穿了衣服的!”奥巴马同学真可怜,我是他,很有可能因为雷到瞠目结舌而失手用领结勒着自己……

如今,奥巴马同学走了,脖子上还带着被领结勒过的浅浅痕迹,头上飘着被雷劈过的小缕青烟,我很同情他。待他从韩国返美,八成会狠狠整治他的外交写作团队吧——奥巴马受和平奖加持,此次出访意在展现与以往不同的柔软外交身段,为避免交流时擦枪走火引出个“粗暴干涉我朝内政”或“严重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指摘,措辞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我不反对你,我支持我自己总可以吧?”——可惜呀,裸奔的人是很难预测和讨好的,你招他,他骂草泥马,你不招他,他还是骂草泥马,毕竟“裸奔”就是这样一种吊诡的行为嘛。问题在于,奥巴马同学,你是要当稀泥马呢,还是草泥马?

参考阅读:
和菜头的稀泥马:http://www.hecaitou.net/?p=6579
陶猥琐事件综述(人人网):http://blog.renren.com/GetEntry.do?id=430454456&owner=232464449

5 Responses to “奥巴马、稀泥马、草泥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