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枉不能过正

早先时候热传的新闻《北大在校生无证行医致本校医学教授死亡》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各路媒体杀出来指责CCTV的新闻专业水准和新闻道德,北大医院自己也效仿门户网站(真是人才济济啊),整了个新闻专题挂在自己的官方声明上,专门收集对己方有利的报道和评论。本来这应该算是一次比较及时和成功的危机公关,但北大医院的官方声明中有段话实在太2了,完全破坏了整个声明中对事实的澄清效果,实在是有点矫枉过正liao。

文中提到:该节目在本案二审的两天前播出,在宣判前的不负责任的报道将有可能干涉司法,严重影响司法的公正性,反映出个别新闻工作者丧失职业道德的现况。我院强烈谴责这种危害社会和谐的无耻行径,呼吁主流媒体应肩负起自己的责任,在利益和良知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这段话实在是2出了一定境界。

首先,没有半条法律规定媒体在宣判前不得报道与案件相关的新闻。如果中国的司法有可能被这篇报道所干预,只能“再次”证明司法的独立性出了问题。而且,如果这都叫干预司法,那这篇措辞激烈的官方声明莫不是在干预新闻自由?

其次,请从我黑体字标出的词语看看这段话“大跃进”式的逻辑推进——一开始只是缺乏依据的“有可能”干涉,紧接着就哗啦一下变成了“严重影响”司法公正——拜托,从对“可能性”猜测,忽然跳跃到“严重影响”的论定,这里面是个怎样的逻辑?如果任何“有可能”干涉到司法的东西,都会“严重影响”司法公正,那咱的司法体系也太脆弱了点吧(虽然那是事实)——毕竟,什么东西是完全不可能干涉到司法呢?天气不好还影响我们法官大人的心情呢!

再次,文章继续朝着“危害社会和谐”以及“无耻”等方向走,就更无厘头了。这年头,有些人自己受到了伤害,不爱说自己受到伤害,总爱说“社会和谐”受到了伤害,总让人想起古装片里犯贱的太监,一遭人指责就大喊“你这是对圣上旨意的挑战”。

——很多人都有一种古怪的心态,一旦自己是受害者,就可以立即站到道德制高点上去BS和打击人家的道德立场。一所出了医疗事故的医院,一个讲话没人信的电视台,在这场地痞与流氓的对决中,比什么道德啊?上大耳光子互抽就算了呗。唉,受难≠高尚啊,真不知道这帮无神论的家伙是怎么想的。

——话说回来,我同样强烈BS那些为CCTV开脱的说法。有人说(这样的说法在媒体遭受指责的各种情形下屡见不鲜),在中国,媒体因为重重限制和打压,能发挥监督作用的空间太小了,而公权力又是如此的强大且泛滥成灾,所以,对待公权力不妨秉持“矫枉必须过正”的心态,而对待媒体在“操作过程”当中的“失误”不必苛责太多,要保护媒体的“积极性”,而且不要给公权力打压和“整治”媒体留下借口等等等等XXOO……面对这种问题,我只问一句,如果媒体能够以“我(关注社会问题、监督公权力)的出发点是好的”为由,以不正当手段给监督对象施压,公权力为什么不能够以“我的出发点(社会和谐)是好的”为由,以不正当手段给媒体施压呢?矫枉不能过正最重要的理由,就在于人无完人,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一个“被矫”的。

PS:兔佛在北京出差,说会带给我一本某杂志的设计师专辑,乐死我也。又说今天《环球时报》的头条是“二十七国民众质疑资本主义”,恶心死我了……中国的媒体真是让我又爱又恨。

参考阅读:

一石激起千层浪的CCTV新闻:http://news.163.com/09/1104/01/5N85AVIP0001124J.html

北大医院官方声明:http://www.bddyyy.com.cn/huiying/index.shtml

PS2:有人问我,北大医院的域名(bddyyy.com)怎么这么雷,“bddyyy”莫非是“北大的医院呀!”的缩写,我说,那是“北大第一医院”的缩写……不能怪人家,谁让你丫的官方声明里那么多语气词和惊叹号呢?

PS3:补充由三水提供的香港媒体的法律指引作为参考:http://www.rthk.org.hk/about/guide/c63.htm

法律及監管事項
5.3 藐視法庭
若一項舉動或表述極有可能嚴重妨礙或左右司法公正的,就會構成藐視法庭。藐視法庭條款適用於所有行使司法權力的法庭,由裁判法院上至終審法庭。
一般而言,只是在法庭審訊〝活躍期〞內,才會有藐視法庭的危險。大部分刑事案件,審訊〝活躍期〞由拘捕疑犯或發出傳票時開始,而大部分民事案件就由已排期聆訊開始。當一宗刑事案已作判刑或民事案已作裁決,審訊〝活躍期〞便終結。
可能導致藐視法庭的情況
可能導致藐視法庭的情況:在審訊活躍期內,播報的主要〝禁地〞是:
播出圖像或評論,可影響到涉及審訊的人士(證人、法官、陪審員、律師和控辯雙方等等)。例如,在審訊活躍期內播出可能在案中提及的證供詳細內容,便有藐視法庭的危險。
播出可令控辯兩方其中一方改變應訊策略的資料。
在審訊完結之前播出與證人的訪問。
與證人們有所洽商(例如做訪問,或商議是否可能做訪問)以至可能影響或被認為可能影響他們的證供。
與一宗案件的陪審員談及該案。無論案件聆訊前或聆訊中的任何時間,也不應這樣做,不論有關的報導是否有真正播出過。在案件審理完畢後是可以訪問陪審員的,但對於陪審員與訪問者而言,如他們討論陪審團在會議室的退庭商議內容(諸如作出的表述,發表的意見,提出的論據或表決的結果),就會干犯嚴重罪行,無論有關言論播出與否都屬違法。
報導曾被法官下令禁止報導的資料。
揣測案件的審訊結果。
評論行將重審的案件。
報導關於法庭的一般性質資料,足以損害人們對法庭公正審理某宗案件的信心。
覆述陪審團退席期間法庭內的陳詞。
新聞工作者應熟知在法庭內不准錄音或攝影。雖然新聞工作者干犯藐視法庭的危險最明顯,但其他種類的節目也有可能犯上藐視法庭罪的,例如以戲劇化描繪近今法庭審案過程的節目。
對藐視法庭指控的抗辯
對藐視法庭指控的抗辯:如被控藐視法庭,引用公眾利益為抗辯理由效用非常有限。法官可對輕微或非蓄意的藐視法庭行為不予追究,也可為抗拒第三者試圖以藐視法庭規條來阻止播出關乎正當公眾利益的資料,而不予追究。
向公眾以公正,準確和適時的方式報導法庭的公開聆訊過程,是法定的權利,但這權利是有附帶條件的。法官有權下令延緩報導一宗案件的全部審訊過程或某些細節。報導法庭審訊,同時也受其他的法定限制約束,包括關於報導裁判法院初級偵訊的限制,和報導兒童法庭及家事法庭的限制。

0 Responses to “矫枉不能过正”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