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与苹果无缘

我有iPod、iPhone、Dock、一个总是有毛病的AirPort Express,以及比较生僻的Nike Plus For iPod。我收藏Jobs的演讲,模仿他的KeyNotes制作PPT,以世人对他的剖析为模板去尽力理解和忍耐身边那些心理变态但又成就斐然的人。我跟踪每一条苹果的rumor,也关注每一场苹果宣讲会的现场,iPhone发布时我激动得都快哭了……但如果你以此判断我是个地道的苹果粉丝,那你就错了。

粉丝眼里的偶像,光芒总能盖过缺点,但我十分直白地受不了苹果的HFS(Hierarchical File System),也因此不愿意使用Mac机。同时,我灰常讨厌iTunes。请允许我分别说明原因。

HFS是Mac的文件系统,它的毛病简单说来就是“牵一发动全身”。你如果在Mac机上修改了一个文件的一部分,哪怕只是文件名中的一个字母,Mac都将把整个文件重写一遍,如果这个文件有500MB以上,你就等着硬盘吱吱响半天吧(我只是简单实验得出的结论,欢迎勘误)。Mac常为人称道的地方是整洁方便,很多文件都是打包的,不像Windows,DLL和ICO什么的散得到处都是。但HFS的坏处也恰恰体现于此——打包的诸多文件中有一个变动,整个文件包就要重写。

不能忍的是,Apple超喜欢打包,尤其喜欢给备份打包,最不能忍的是,它还很喜欢备份……这样说好了,iPhone在默认设置下,每修改一点点内容(比方说传了一个0.5MB的Application到iPhone上),它都会在执行修改之前备份整台iPhone上的内容。一台iPhone的存储容量是8G,装个半满也要4G,它备份起来又慢到不可思议(我经常想,那里面又没有钞票怎么它清点起来这么慢呢……)所以iPhone与iTunes之间的同步简直不是人用的东西。

而之前备受好评的Mac OSX Leopard 10.5上的Time Machine,实际上也是个鸡肋。它的原理简单到令人发指——就是一旦侦测到硬盘上的文件有改动,便把那个文件整个备份一次——不管你改的是文件名还是别的什么细枝末节的东西。Mac不是号称影音和设计功能强劲吗?我相信Mac用户会经常过手一些超大的文件。如果开着Time Machine,就等着硬盘在漫长的吱吱响中被撑暴吧。

iTunes讨厌的地方则在于其变态的同步规则——一台iPhone只能与不超过五台电脑同步,否则就抹掉你iPhone上的全部数据;同步之前要对电脑进行授权,否则就抹掉你iPhone上的全部数据;把iPhone插到一台已授权的新电脑上,“请问你要替换这台iPhone的资料库吗吗吗?”,然后抹掉你iPhone上的全部数据;总而言之要特别小心,否则就抹掉你iPhone上的全部数据……

而且iTunes会在C盘的某个角落里生成大量作用不明的文件,包括每次的iPhone备份和历次的App更新,其中的绝大部分无法通过iTunes界面进行清理,其存放路径也匪夷所思的曲径通幽……这一点跟Windows一样蠢——一边往C盘里疯狂放文件一边提示“C盘空间不足将导致系统运行缓慢”。而由于iPod基本只用来装音乐,采用“手动管理”的方式,这个问题不突出。但它管理音乐的方式也很雷,尤其是那个只能导入不能导出的限制……虽然用第三方软件可以导出,但也平白添了不少麻烦……

当然,以上的话很有可能只是一个Windows用户由于不习惯而产生的抱怨,但是,我也整天收到“小白”们的疑问与抱怨,我相信,这绝不仅仅是用户习惯的问题。Leopard的新版就快发布了,Google的操作系统也浮出水面,但如无意外的话,我还是会选择升级Windows7。仍与苹果无缘呀……

2 Responses to “仍与苹果无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