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死狐悲

今天,京广两地著名话涝黄俊杰同学在向诸人打听本人要去的学校、要交的学费、要学的专业、要走的时间……等,未遂的情况下,向本人委婉地表达了他的哀悼之情;并用“兔死狐悲”一词,婉转地表达了他的内心感受;还用“早就看到你做的不是很开心”,恰当地表达了他对我离去原因的揣测;最后,用“一起进来的那一批只剩我一人啦”,含蓄地抒发了他的无限感慨与遐想。

我在黄俊杰同学的提点下十分惊喜地发现香港中文大学传媒学院竟然是死兔党的大本营;且十分严肃地意识到,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我唯一绝少失眠的一段幸福日子只是虚妄的假象,这使得每一个祝贺我的朋友都顿生可疑;而他的感慨让我第一次对那些不服彼得原理的操控、为自我价值的更新而出走的朋友心生怜悯、失去尊敬;所以,尽管狐狸的孤鸣得不到全体为我高兴的同仁们的呼应,但我还是郑重地感谢他“兔死狐悲”的高尚情操与伟大情怀。

――谢谢宁亚!

0 Responses to “兔死狐悲”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