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昨天

IMG_2913

写在照片传上来之前。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万人规模的聚会,上一次是在初中,长沙在弄全运会还是省运会,于是我们全校动员去做开幕式的“群众演员”,之前写过一篇《我对奥运意兴阑珊》,说的就是这个。

很多内地朋友来参加聚会,组织者特意使用了普通话(十分蹩脚),于是聚会以两文三语进行。我见到的内地朋友写的观感,大部分都提到“秩序井然”。

确实,开场前,组织者一遍又一遍地对陆续进场的人说,待会儿如果有人挑衅,不论他有多令人讨厌多令人憎恨,请一定要保护他,请一定要保护他。

人多起来,工作人员开始派发蜡烛、用来接蜡油的杯子、印有合唱歌词的场刊,并一遍遍说,还未领到蜡烛的朋友请扬手,工作人员会把蜡烛送到你手上。

而结束后,组织者一遍又一遍地道歉,说对不起那些辛苦赶来却未能入场的人,尤其对不起那些克服了许多困难从内地赶来的朋友,但是“我很高兴我能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因为不能入场是由于聚会人数再次创造了历史。

末了,组织者又一遍遍喊,请前排的朋友听听歌、拍拍照,让后排的朋友先退场……前排的朋友能否看过来,这是今天的义工,他们辛苦了……前排的朋友有没有年轻力壮的?能不能协助我们的义工将栅栏(之流的东西)搬走让人群疏散的快一些……

于是,十多万人,二十分钟前聚在一起摇出一片火海般的烛光,二十分钟后便四散到港岛此起彼伏的灯海里。一个从北京过来的女孩坐在身边一直流泪,后来我要走了,我问她一会儿去哪里,她指指脚下说,这里,我再呆一会儿。

当然,除了眼泪,也有人说“依然不了解历史啊”、“煽情太多”、“这没什么‘深度’”……但是,要知道,这并不是一场历史研讨会、责任鉴定会、价值辩论会,这不过是一场让愤怒得到发泄、让勇气安慰悲伤的仪式。就像你不能要求在大学课堂上获得听相声的欢愉、在玩电脑游戏的时候积累考试知识一样,你也不能苛求一个仪式能让你通灵一般地忽然获得历史与裁断的全知全能。至于那些轻蔑描述“没什么新意”、“炒冷饭”的人,又何必强求自己忍受这日复一日的三餐与睡眠呢,干脆从这个已经存在了数千年的古老世界上消失吧(简而言之,去死吧)。

这是一场自愿的聚会,那些在乎的人也从来没有强迫不在乎的人来面对、关注或相信什么,不在乎的人既然不在乎,就不该精神分裂一般地强求他们不要去面对、关注和相信什么——毕竟,他们“秩序井然”么——场子里不是完全没有空隙,但成千上万的人不能入场是为了配合警方对走火通道的要求,他们已经被挤到了铜锣湾和天后,还不介意为了留出行人通道而排到离会场更加遥远的地方。

校内的相册如若被删,请移步我的Picasa相册(http://picasaweb.google.com/heretic.q/),谢谢。

3 Responses to “关于昨天”


  • 好文章!

    這夜維園展現的,就是真正的香港。唯利是圖的特首曾任權,自以為能代表香港人。但這一夜,十五萬、甚至二十萬香港人,甘願忍受炎熱、擠湧,自發跑到維園,為的只是向自己的良心負責,為廿年前付出汗水、青春、甚至鮮血的同胞致敬,順道也狠狠教訓曾特首,並向全世界展示,良心是不能出賣的。

    在身旁萬顆燭光之中,我清楚感受到,儘管平日為生活營營役役,但香港人的靈魂深處,仍然純潔,仍然堅信正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