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麦收》:Believe sth and fight for it

昨儿围观了一起“公众事件”。内地导演徐童拍摄的纪录片《麦收》在香港艺术中心上映。由于这部纪录片曝光了内地大量地下性工作者(废话么,内地的性工作者还能是“地上”的么),且记录片的放映并没有取得部分被拍摄对象的同意,引起了香港维护性工作者权益的NGO强烈抗议。

入场前,NGO就在售票点对面派发抗议宣传单,我这只手买票,那只手领宣传单……

电影开播前,一个NGO的小帅哥跑到荧幕前很礼貌地发表了一通演说,大意是片子侵犯了性工作者的权利云云,其间被观众打断多次。而当电影中出现了未对公开放映表示同意的男性工作者时,小帅哥掏出了一坨“探照灯”打向荧幕,企图让光点盖住面孔。

这时观众席里炸开了锅,有人高喊“喂,干什么!”、“不要骚扰我看片!”、“Shame on you!”、“我的权利就可以随便侵犯了吗?”几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还冲上前去遮挡和抢夺NGO的探照灯。NGO的家伙们便高呼:“请不要动手好吗?请不要动手好吗?”放映厅一度亮起灯来让工作人员维持秩序(所以我可以拿手机拍到如下照片),但推推搡搡与吵吵嚷嚷仍持续了十来分钟。好在电影没停播——其实我巴不得它停一下,因为现场实在乱成一团,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台前的纠纷吸引,完全没看到那一段电影在讲什么……

IMG_0869

(镜头中这个男性工作者像不像吴彦祖啊?哈哈) 

电影很精彩,播毕,我两次拍手都没人跟着一起鼓掌,到第三次的时候,掌声才渐渐响起来,好囧。

而之前与NGO发生冲突的老者,又站起来对着NGO喊,你们不是要讨论吗?我们现在讨论去!然后一撮人来到电影院门口,开始对着嚷……由于老人家和NGO的小青年总是急于表达、从而同时讲话,所谓的讨论非常嘈杂,中间这个绿shai衣服的小伙子先是将手圈成喇叭状喊话,后来又走到一边,对着人群招手说:“有谁想进行温柔一点的讨论吗?有谁想进行温柔一点的讨论就到这边来。”(没人理他……)

IMG_0874

(蓝衣男为NGO的小帅哥,红衣女为别有用心的洁平同学)

出于思维惯性,我一开始的时候觉得,NGO的小青年和那几位不满的老人家都有点……那啥,俗话说,就是吃饱了撑的。

——片中尽管出现了并不情愿的被拍摄对象,但用宣传单张、演讲和探照灯的方式,并不能真正维护到他们“不被曝光”的需求,更何况,行动引来了观众的不满和“围殴”,探照灯被夺下,最后不是谁的脸都没盖住么。

——而几位老人家冲上去又吵又闹还带动手的,无非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影权益不受侵害。但这么一闹腾,比起忍气吞声地坐在座位上,Miss掉的电影片段肯定更多,而且还受了一肚子气,图个啥呢~~

当然,以上这一切只是思维的惯性而已。

其实,从上周《麦收》第一次在香港上映,NGO和制片方以及观众之间的冲突就开始了。上周NGO曾拉起遮光横幅挡住屏幕,与观众的冲突更加激烈,使得电影推迟了1个多小时才能放映(据说是香港历史上因故推迟放映最长时间的一次,香港真是个相当守时的地方……)观众怨声载道,制片方也被骂得一塌糊涂。之后,制片方紧急修改了源片,使用化名代替了原片中的真名,并隐去了绝大多数的具体地址信息,并在电影开场前也派发宣传单张,阐述自己对纪录片摄制道德的理解。

也就是说,虽然我昨天看到了冲突,但NGO、制片方和观众已经在之前的磨合中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和解与共识。不论是性工作者的权益,还是观众的权利,抑或是制片方的劳动成果,都在妥协中得到了维护,而这一切,都是他们三方据理力争的结果。据影展策划人那谁张虹透露,不少中国大陆的纪录片导演都习惯性的将拍摄对象的个人信息毫无保留的展露在影片里,这次风波也算一个教训。

IMG_0884

这张戏票是值得纪念的,首要原因是它是冉冉帮我买的而我不打算还她钱现场的真人秀与影片本身一样精彩并具有某种启蒙的意义。当头发花白的老头子和年纪轻轻的小伙子面无尴尬和惧色,为着各自坚信的理念,为着百万公里之外的边缘人群而大声争执时,我切身感受到,“Believe sth and fight for it”本身就是一种言之凿凿的幸福。

0 Responses to “围观《麦收》:Believe sth and fight for it”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