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联署:香港青年的愿景

作为RT的疑似会员,我向我的诸位好友转发这份由香港Round Table组织发起的联署。发起人的话及联署内容如下:

今年是五四運動九十周年。那年代雖然是風雨飄搖,但知識和文字都是受重視的,青年人也是有力量的。反觀今天的香港,似乎我們都感到諸事不順,卻被一股無力感濃罩,不知改變可以從何開始。因此,Roundtable草擬了一份這樣的宣言,希望作為我們這一代的公民社會成員,對社會改變的一點冀盼,也希望藉此引發社會對未來的討論和關注。我們誠邀你參與聯署,而這份宣言將會於五四前後於信報刊登。

如有任何問題和意見,歡迎致電(+852)93636227或電郵至fredlam@roundtablecommunity.org.hk 聯絡本人,謝謝!

林輝 Fred

青年願景──對香港的六個冀盼

我們是一群來自研究及學術界、非政府組織、文化藝術界的青年公民社會成員。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沒有經歷過戰火洗禮,卻在成長中見證著香港的多個轉捩點。即使身份一變再變,對我們而言,香港不應是借來的地方,香港人也不是活在借來的時間。香港,是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的家。

近年來,香港瀰漫著揮之不去的鬱悶──經濟的低潮、政策的折騰、狹隘的孤島心態,以及對社會科學和實踐研究的輕視,使香港的優勢和自主性越見薄弱迷失。但政府和不少社會資源的持份者,依然崇尚過時的精英主義,習慣以形式主義方式延續管治模式;在追求經濟增長或新機遇的同時,我們整體的生活質素卻未見改善,社會的貧富差距越見巨大,這不但使我們感到無力和無奈,更令我們為下一代擔憂。金融海嘯的出現,將我們從習以為常的、效益主導的經濟生活中驚醒。後海嘯時代意味著我們急需反思過去的生活價值,並為社會經濟和生活模式確立新方向。

近一世紀前,陳獨秀先生在《新青年》寫下《敬告青年》一文,寄語青年在風雨飄搖之時,承擔起改造社會之責;今天我們也提出六點對社會的冀盼,希望拋磚引玉,帶動政府、學界和民間開展對香港未來的討論;也希望社會痛定思痛、勇於變革,為下一代建立一個視野遼闊、共同參與和不再反智的社會。

知性的而非形式的

任何公共政策,均應以嚴謹的研究作基礎,並以科學態度將之納入公共行政之中,而非先有結論、後有研究。本地不乏出色的學者和文化工作者,但卻往往不被重視和鼓勵,或被逼於學院中進行與本地無關的學術論文,或在民間被視為廉價勞工。無論是政府或企業,均有責任為本地提供更佳的學術和文化土壤,推動更多前瞻的研究及創作,尊重知識,為理想和創意拆牆鬆綁。

多元的而非民粹的

自由多元的言論空間,是香港僅餘不多的優勢之一。唯有不以憎恨和恐懼推動討論,以知識和理性作為討論基礎,方能使這種優勢得到最大發揮。公民社會需要開放、認真、互相尊重的討論態度,政府兼聽則明、民間互相包容,建構更多真正多元的交流渠道,深化知性討論,讓下一代在多元及理性的環境下成長。

流動的而非停滯的

傳統『香港精神』認為香港人肯捱肯摶,自力更生便有出頭天;但今天的香港階級流動停滯,青年人不是墮進無止境自我增值的怪圈,便只能在低技術工作短缺的勞工巿場中掙扎,兩極化的勞動巿場抹殺了突破的可能性。香港需要更健康的勞動巿場,更需要新的想像和更大的發揮空間,讓有創意的人──特別是青年人,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創造自己和香港的未來。

開放的而非封閉的

香港需要一個開放的政治空間,使社會各階層可以同共參與管治。『均衡參與』不應是維護既得利益者、延續由一小撮政治精英把持政治困局的晃子,而應該是一個民主社會的真正願景。在『一國』之下的香港,更有責任讓『德先生』好好定居,作為中國民主化的階模。

國際的而非孤島的

香港擁有大中華地區最大的網絡和媒體自由,加上殖民地的歷史因素,理應是個國際城巿,但近年香港卻相反越見去國際化,國際視野淪為工具及包裝,卻缺乏對世界的認識和關懷。在背靠中國、面向世界的同時,我們必需更主動了解和參與世界,更具人文關懷地了解世界,方能真正地拓展視野,擺脫孤島心態,清楚自己的長處和路向。

我們的而非無根的

『我們』指的是廣義的香港人,無論是年長或年輕、是生於此地或移居至此的人,既視香港為家,便更需直面本土的歷史脈絡,從自己的根發展出屬於我們的路向。在全球化席捲的同時,了解及確立自己獨特的身份更形重要;香港獨有的文化、歷史、複雜而多元的身份,正是香港人的根本,務必對之珍重,並認真研究和整理。否則十年後的香港,只會淪為一個無根的社會。

發起人﹕The Roundtable Network

0 Responses to “五四联署:香港青年的愿景”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