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问题:笨蛋,别友尽(-_-|||)

据说这些天同学群和朋友圈流行“友尽”,但我却深深觉得,这明显是加深与老同学之间联系的良好契机。今天在本科专业的百人群里掐了老久,那几个念书时一句话也没讲过的同学,已经开始亲切的劝我说,“呃你讲话客气一点”。

《香港问题……笨蛋,是经济》以及《香港 No Zuo No Die》等文章,早前就占领了朋友圈,足见其内核与养生大法、心灵鸡汤、马云语录有相通之处。但一点开群,居然发现有人在“诚意推荐”!?那赶脚,就是你去同学宿舍串门,发现他对着赵忠祥解说的动物世界在撸……节操呢?品位呢?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前文不必说,用美国总统选举口号来论证香港不应该有普选,不是作者有病,就是目标读者智商太低。而后者看毕,更是感觉怪怪的——作者如果只是想论证“促使香港争取民主的,有经济方面的动因”,或“香港之所以不满,是因为现在香港挫了”——那还真犯不着在事实细节上造那么多谣。Cause,改变的渴望,源于现实的缺憾,这不是废话吗?正如各位工作一直卖力,生活总在迁徙,不也是因为拼爹不力的原因?而看你辛勤工作,赠你一句“你爹很穷”,敢问你情绪稳定?

啊,还有那些在同学群和朋友圈里泛滥的小故事们啊……

比方说,某学生考不上大学找不到工作(俗称废青),于是参与罢课和占领。暗指民主是没钱的Loser才会争取的东西。作者恐怕忘了反占运动的签名,可是300港币一个呢,你觉得多穷的Loser会为了三百块出卖爹妈给自己取的姓名呢?而占领运动的发起人,可是香港的大学教授哦,他们的“日薪”换成人民币一百元叠在一起用来抽你的脸,可是比你爹打得要痛呢。

又比方说,在某大企业工作的白领,平日生活幸福,如今上班受阻,于是傲娇地鄙视罢课和占领。暗指成功人士们根本不会……呃……Wait,你眼里的成功人士就是个朝九晚五好怕迟到的小白领?——抗议,这碗鸡汤是鸡精兑的,我要求作者至少宰一只活鸡。至于那个白领,占领运动可能确实会让你上班迟到,对此我只能遗憾地表示,“迟到问题……笨蛋,是爹穷”。

真的爹富者,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因为自由的价格令人心头滴血——投资移民,人民币千万起——一个肾可以来香港换购一台 iPhone 6,你家肾得长成一颗腰果树才可以学人玩移民。

啊,还有那些在同学群和朋友圈里激扬的文字版大国领袖Cosplay游戏啊……

比方说,“民主各种不好”论。这纯属职业太监讨论性生活的弊端,朝鲜人民论证吃饱了撑到会累啊。不是说性生活或吃太撑毫无弊害,只是……这话由你们来说,会不会太拼啊?

又比方说,“争取民主没有错,但为了防止颠覆国家政权,坚决不能给港人以普选”。同学,你小时候找你爹要零用钱时,如果你爹说,买参考书没有错,但为了防止你嫖妓,坚决不能给你钱——毕竟,理论上你确实有嫖妓的生理条件,除非你准备当职业太监——但是,你不觉得,有那么一点,心塞吗?

爹地,不给就不给咯,编个这么惊世骇俗的理由是什么个意思啊?你是亲生的爹么?还不如直说“你爹很穷”呢……

至于那种,各打五十大板,辩证地看问题,中央不仁民众不智,香港不宽容大陆不文明,就你全家理性客观中立持平的——我非常理解,你们脑浆那么稀,不小心端平点,分分钟漾出来泼自己一脸泥——但是,正所谓太吵不是美男子,闭嘴才是理客中,“沉默是金”需推广,也请勿使用高音喇叭在你们村口播不停……

这年头啊,劝人最好闭嘴的,往往声音最大,叹人行动无用的,一直无用地叹息,强调国情不同的,质问“其他国家哪有公民提名?”——矛盾与错乱无限期占领日常,难怪处女座们会倍遭排挤……

(然后我发了场高烧,醒来写了这结尾)

不过亲爱的同学,我当然不会因此跟你们友尽,毕竟我们当年相聚一堂,只是因为高考分数接近,后来彼此信任,也是为了抵御课堂点名。我在911那晚的校园,看过你焚烧星条旗的焰苗,也在小北门的街巷,和你分享过烧烤摊飞溅的火星……如今你占据逻辑的广场不肯离去,喊着扭曲的口号,召唤子弹,怂恿它飞向人群——这一刻我就知道,我们的友谊一定地久天长,因为即便长城倾倒,我们一直身处的牢狱,也将万古长青。

从辩论的角度看“互联网第一约架”:罗永浩PK王自如

背景介绍:王自如的评测机构发布了锤子手机的评测视频,老罗不服,要求对质,此事被称为“互联网史上第一约架”。完整视频请点:YoukuYoutube

我想从我一个捣辩论的人的角度,过滤掉“气势”、“场面”、“车轱辘话”等与内容无关的东西,说说老罗赢在哪儿,王自如输在哪儿。当然,这些评析只针对那场对质,并不涉及锤子手机好用与否的评价。

那些觉得谈辩论技巧是跑偏了的围观者,我就告诉你一句:帮你理清问题的技巧,和帮别人模糊问题的技巧,都是技巧,你回避前者,就无法识别后者。至于那些嚷嚷“我不在乎输赢,我只看风度”的围观者,我也会顺便修理一下,搁末尾说。
咳咳,入正题。3小时的对质,可以分为,老罗回应王自如的质疑,和老罗质疑王自如,这两Part。

第一Part,老罗大致用了如下几种方法,回应王自如之前的评测:

1. 你说的事儿不存在,如:——你说我会让静电击穿铜丝,这是个科学常识错误。
2. 你说的事儿可能存在可能不存在——为了确认,让我们再一起测测吧,如:——相机和屏幕,咱周末在3W咖啡再测一次,请公证人员,让大家围观,BlahBlah……
3. 你说的事儿存在——但我要的就是这效果,如:——你指责我装片海绵进手机导致散热差,我说我放这块海绵就是用来隔热而不是散热的。
4. 你说的事儿存在,效果不是我想要的我也承认——但大家效果都不怎么样,你凭啥说我“有问题”且问题是“不可接受”的。如:我承认我就是挺不耐摔的,但iPhone也不耐摔啊。我承认我屏幕的BlahBlah(此处为我不太记得的专业术语)是有偏差的,但这偏差大家都有啊。
前3种,没啥好说的。第4种,才是全场争执的核心,即——“什么情况才能称之为‘有问题’的”,或,“什么样的问题才能称之为‘不可接受’的”——也就是咱捣辩论的人,俗称的评判标准(判准)。(关心这个问题但没有耐心看3小时的,可以从可以从视频2小时49分看)
王自如在此前评测视频中的结论,并不是特别清晰,只是多次使用了“是有问题的”,作为各评测子项目的结语。不得不说,老罗真的挺厉害,他以此为切入点,在3小时里,时不时就拎出来进行猛攻。网民们用了“吊打”一词,真是略形象……
吊打的主要方法,就是质问王自如:“你能不能举出一个厂家的手机(苹果三星除外),做得到你所谓的‘没有问题’或‘可以接受’?”并且,得不到正面回应,坚决不谈其他问题。(这里涉及到“打断”,我后面讲)
而这种质问,就是辩论或辩论赛里最为常见的、废除对方标准的质询。即——若套用对方标准,得出的结论明显荒诞,则对方标准不成立——比方说,你说我太矮,如果你“矮”的标准是“矮过姚明都是矮”,除了姚明你举不出一个高的,则显然你对矮的定义有问题。
王自如面对此质询,有两个说法:1,我没对其他手机进行过一模一样的测试,所以我暂时不知道其他手机可以不可以;2,其他业内人士告诉我,他们可以,但他们是谁,我不能说。
这里插播吐槽,王自如这两说法,都是多番盘问下,才勉强说出个大意来的。我想王自如根本没对这个至关重要的逻辑问题有所准备,因为这两说法都是极其可笑,又极其致命的。老罗对第1点,并没有穷追猛打,确实也没必要了……至于第2点,老罗提出了“谁主张谁举证”的辩论准则,并类比道:“我能公开讲你是个流氓,却不告诉你任何证据和信息来源么?”
视频上看,那一刻,王自如同学低下头,像个被训斥的学生……

第二Part,老罗质疑王自如的评测方法,和公信力。

1. 直接质疑王自如机构的公信力——针对王自如公司的三块业务,评测、咨询、修理,老罗分别质疑:拿手机厂钱给手机做评测,不能称之为第三方独立;给我做收费咨询,发现问题不说;从灰色渠道购置配件给消费者用,难称理想主义。
这里,王自如的回应方式,分别是“大家都这么干”,“我觉得这么干没问题”,以及“不这么干没办法”。老罗的处理方式,则是非常典型的,缩窄论证责任——老罗并不论证,拿了手机厂的钱就完全无法公正的做手机评测,他只用“包养”来类比,指责你不符合“独立”的标准;老罗并不论证,你是发现问题“故意”不说,把“料”压到评测时,他只质疑,你咨询服务的靠谱程度;老罗也并不论证,有其他方法买正版苹果配件,他只说,你跟灰色渠道合作你跟灰色渠道合作你跟灰色渠道合作这事儿大家造吗……
这时,王自如坚称,自己是从合法供应商获得配件,至于“供应商是从哪里拿货”,他一会儿说管不着,一会儿说不知道。大家不妨查查“善意取得”这个概念。一个人如果明知“供货商采取非法手段获取商品”,却仍继续购买,其实就是犯法的了。(此处表述可能并不严谨,欢迎法学专业人士指正)
总之,老罗用非常轻松的论证方式,动摇了Zealer的公信力。
2. 质疑评测方法——老罗指出,在屏幕效果的测试环节,任何手机处于当时锤子所在的“特定”拍摄角度上,屏幕效果都会很糟糕。(这其实是对质中段提出的问题,放最后讲,是因为这里有个比较难啃的逻辑)这种拍摄方法,有误导嫌疑。
这里,老罗证明了角度对屏幕效果的影响后,提了一个(我觉得很厉害的)问题,他问:“自如,你在进行评测的时候知不知道,视频里三个手机放在三个角度,锤子这个角度,是最糟糕的?”王自如同学则即时陷入悲剧两难——说知道,等于承认他故意黑锤子;说不知道,等于承认自己身为评测机构居然如此无知。
王自如选择的挣扎方式,是强调:“……但是,你不能否认你的手机就是有问题”。
首先,这当然没能摆脱老罗设置的两难困境,其次,这句话贯穿王自如的整个对质过程,展现了王自如和老罗的两条思路。(顺便BS一下只会抓人OKOK口头禅的二货)我在这里做个总结:

罗回应王的思路——你不能证明锤子手机有问题。
王回应罗的思路——你不能否认锤子的手机有问题。

仔细想想,他两其实都成立(什么?)………………而且不矛盾(居然?)………………
别晕伙计,关键的来了——他两的逻辑都成立,凭什么是老罗赢了但王自如输——因为,他两的论证责任不一样。
身为评测机构,王自如不可采用“不能证伪即为有”的逻辑,来证明锤子有问题。所以他的回应虽然本身是对的,但对于证明自己的立场,没有助益。
而老罗身为被评测和被质疑的厂家,(在对质中)是可以采用“不能证明即为无”的逻辑,来证明锤子没问题的。当然,只限对质过程,面对消费者老罗当然需要举证,所以他也承诺在3W搞一轮活动。
一般人会认为,这场对质的焦点在于“锤子手机是不是真烂”,从王自如的准备方向上来看,他显然也是这样以为的。但老罗从一开始,就成功地把问题聚焦在“你证明我烂的方式是否可信”上……有人会觉得,这是偷换概念逃避问题耍弄辩论技巧BlahBlah……但其实,这才是这场对质的关键。
因为一个产品的好坏,只对很小一部分人重要。但这个社会上,一个人或一个机构“可以”用什么方法来证明一个产品的好坏,这事儿,对所有人都重要。
===================分析完了下面是个人感想======================

关于风度:

人们认为老罗风度不好的主要原因,是老罗频繁打断王自如。但不管对方说什么,都不打断,这是领导座谈会上的风度,不是辩论的风度。具体的可参看袁晓彬《国人辩论观》,不过,即便是大陆近年举办的大专辩论赛,也早就引入可打断对方发言的质询环节了。
即便你认为,这样很难看,伤害了你不知哪里来的的感情。这场辩论里你至少可以学到一点——锁定目标与手段、论点和论据之间的关系,不然你就和王自如一样,跳进坑里还不自知——如果你的目标,是为了弄清楚事情,那你就应该自行收好你的玻璃心。而如果你只是想感受一下互联网名人对话的和谐气氛,那真是来错地方,你没看到直播标题是“互联网史上第一约架”么?
至于王自如的风度,虽然没什么人在夸,但看得出来他有努力表现。诸如一开始“我是老罗脑残粉”的恭维,以及中途一脸天真的说“罗老师我相信你”,等等——同样都是缩窄己方的论证责任,罗永浩用的是提问,王自如用的是示弱——有些观众偏偏就吃示弱这套,估计是安全感匮乏吧。

关于王自如:

这位88年出生的同学,不可否认,是同龄人中比较牛叉的,只是他当然也有着这代国人普遍存在的毛病。
首先,把无奈当成了应当,甚至当成了荣光——拿手机厂商的融资做手机评测,在当下的商业环境里,可能是出于生存需要的无奈之举,但因此就理直气壮起来……这不是“总觉得哪里不对”的问题,这是“怎么看怎么都不对”的问题。
其次,自我沉迷,把情怀当成了隔绝外世的保护罩,而不是与与外界沟通的桥梁——对质前后,王自如和他的女朋友(如果我没搞错的话)在网上都有大段的抒情,集中在创业的艰辛和人生的理想上。情感应该用来构建的,是与他人相通的交流情境,而不是凸显孤苦的独角戏舞台。此事并不针对王自如,大批事业成功的企业家遇到媒体指责时,也喜欢来这套。王自如同学,只是个被带坏的小孩而已。
王自如是香港理工大学的硕士毕业生,同为香港高校的Master毕业生,我对王自如的个人经历还是挺佩服的。作为一个重度拖延症患者,我钦佩每一位有行动力的人。同时,我也不反感硬件评测,小时候看过5、6年的DIY杂志,至今保留在广州老家的书橱里。互联网大潮来袭,以媒体为依托的硬件评测搞不下去了,我也期待能有新的改变。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矮马你终于说了点客观些的话了。对此我想回应:呸,傻B,全篇就这段最主观好么。

关于辩论:

不必抬高这次约架的价值,那些拿美国总统电视辩论说事儿的人——请向老罗学习,缩窄论证责任……但咱们也要注重这次约架的真正价值——请以王自如为反例,辩论不好毁一生啊!!!此处插入片尾广告:目前正值国内外各大高校开学时期,各校辩论队也招新在即,欢迎各位加入或关注。本人是香港中文大学国语辩论队吉祥物,哦不,教练。欢迎本校小盆友关注本队招新。

Next:蜂巢设计

这两年小小折腾了一下——去年辞去了阳光时务的视觉总监,今年离开彭博商业周刊香港版,并和朋友一起开了间设计公司“蜂巢设计”……经历了漫长的内测,我发现一个道理,那就是由于我的名字自带 bug(不论是 @虫仔扛住 还是 @邱晨虫仔 还是被删号的@邱晨小虫),我不能通过内测来解决问题,所以近期我会开放公测。为了面对公众,我写了个言简意赅的单页Proposal如下:

开玩笑的啦……

正经的Booklet请点击这里下载。嗯,确实比较低调,因为产能暂时没跟上,不过我们会很快调整好的!!!

强词夺理

中文真是让人又爱又恨……我再懂辩论又如何呢?你只要一个词就够,“强词夺理”。可世上真有如此强词,可以随便辱没任何道理么?

回应辩论“圈”里的几句非议

前情提要:因为和几名老辩手组队“活泼老僵尸”参加星辩公开赛,以及各高校的辩论队招新季开始的原因,最近的生活与辩论“圈”骤然拉近。于是,不幸看到了很多让人不爽的言论。诸如,有人说老僵尸队“脸皮厚、心态浮、气度窄”,有人说CUHK国辩队“奇葩、中二、以碎三观为目的”。当然,出于人尽皆知的原因,这些话都没有指名道姓。尽管如此,我还是要主动认领,并一一回应。毕竟躺着中枪,再默默舔伤,完全不符合我扯淡和话痨的个性。

一个个来。

1,老僵尸脸皮厚吗,心态浮吗,气度窄吗?

——如果脸皮不厚是指“因为输不起而不参与”,那我们宁愿脸皮厚。如果心态不浮是指“求胜心不切”,那我们宁愿心态浮。如果气度不窄是指“不妨让对手个一招两式”,那我们宁愿气度窄。

既然喜欢,当然要来;既然要来,当然要打好;既然要打好,当然要求胜;既然要求胜,又何必玩什么谦让的游戏?要知道谦让的前提,要么是“这种比赛输赢无所谓”,这难道不是对主办方的不尊重么?要么是“我认为你怎样也赢不了我”,这难道不是对竞争对手最大的不敬么?

不过,前述指责非常空洞,我的回应未必能对应责难者的原意。那不如回答一个老问题好了——你们这帮老僵尸组队去欺负一群小孩,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用马薇的话来说,我都没觉得和你们比赛是件没意思的事儿,你们能别这么瞧不起自己么。

2. CUHK国语辩论队奇葩吗?

——我们就是奇葩,但是那又怎样呢?所有玩辩论的人在不玩辩论的人眼里,几乎各个都是奇葩。如果说我们是奇葩中的奇葩,我视之为一种赞扬。

3. 我中二吗?

——至于中二,我作为一个老人家,不太了解这个词的意思,还特意查了一下。一查我就笑了。中二嘛,其实就是“初中二年级”的简称。网上的诠释虽然莫衷一是,但基本可以概括为“青春期的思想、行为、价值观”。所以,一个二十来岁的人(可能只有十八九!)嘲笑一个三十来岁的人有中二病,你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吗?啊?你再想想,仔细想想。你真的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吗?

我不知道你们的初中二年级是怎么过的,我很喜欢我的初二。在那个快速成长的年龄,生命充满可能性,一切都美好而新奇。闭上双眼,似乎能听到万物生长劈啪作响,睁开眼睛,灵感像阳光里的灰尘一样跃动闪耀。那种视野忽然打开所带来的豁然,那种好奇心被激发所产生的动力,如果能延续一辈子,或哪怕只是多几年,我都愿意拿年资能带来的一切声誉和资源去交换,也愿意承担青春期“幼稚”、“冲动”、“目中无人”的代价和恶名。所以,我亲爱的小盆友,请你不要告诉我,你从未尝过青春的甘甜,就开始嫌恶中二的幼稚。我会真心地,真心地,替你感到惋惜。

更何况,年幼有年幼的毛病,成年有成年的问题。人只有在还没真的长大的时候,比较容易嫌弃过去的自己。贪恋青春往往是我这种老家伙的病症,瞧不起青春,才是正宗中二病的权利。

4. 我们队以碎三观为目的吗?

——不,其实我们压根不关心你的三观。我们关心你的长相,都要远远多于你的三观(当然为避免误会我得澄清其实我们也不怎么关心你的长相)。所以,如果辩论队的训练频频碎了你三观,不是因为有人刻意为之,纯粹是因为我们太不在乎。

为什么不在乎?三观又不是贞操,为什么要刻意保护(当然为了避免误会我还得澄清其实我们也不会倡导要刻意保护贞操)?是为了保护玻璃心这种必然绝种的生物类型?还是为了让你此前上的12~16年思想品德马列毛邓,显得不那么浪费?

再说了,Have you ever seen the world?Have you ever fought for your beliefs?Have you already lived a lifetime?什么,都没有?而你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就已经不可以挑战了?开什么玩喜?其实,我连我自己的价值体系有没有建构完成,都很不确定。世界太丰富,价值太多元,知道越多就会越惶恐,了解越多就越不确定。为什么你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错的?因为你在辩论中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错本身的涵义,不再像你过去被告知的那样绝对。

5. 我好像有些恼火,是计较那些话让我不爽吗?

——我当然不爽。被挑战,被否定,就是会让人不爽,这是人之常情。不过,我这辈子遭遇过的最令人难过和不爽的否定,是“自责”。你想想,你认识我多久?又了解我多少?浮光掠影,加点想象发挥,也就不过如此而已。而我和我自己相处了三十年,坦诚相见,毫无伪饰,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自己的缺点,比任何人都更受这些缺点的拖累和伤害,也因此比任何人,都更厌恶这个糟糕的自己。所以,要说否定我、责难我、吐槽我,你不仅没我说得漂亮、说得有Point、说得在理,就连骂人的那股子狠劲,也比不过我自己。

所以,不爽是不爽,但和我亲自动手相比,就像蚊虫叮咬对比重锤猛击。

这些许的不爽之外,我恼火是因为我万分困惑——人到底为什么要去踩低自己的对手。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

假设我如你所踩,是个挫B。那么——你赢了个挫B,又有什么了不起?你输给了挫B,岂不是比挫B还挫?你总是想着如何超过一个挫B,你的参照系是不是有问题?你不想着如何超过一个挫B,觉得被挫B甩在身后也无所谓,你的人生是不是没救了?

曾经有一支队伍,一个夏天一步登天,连赢数场比赛,捧得人人羡艳的奖杯。可事后他们的队员发了篇文章,把他们击败过的所有对手,都狠踩了一遍。一个也没漏。朋友都很愤怒,遂群起而攻之。而我只是觉得奇怪——赢家贬低自己战胜过的对手,不是贬值自己的冠军头衔吗?

我各位亲爱的辩友,我们玩辩论的人之间,最重要的牵连,不是什么朋友亲人学长师姐,而是对手的关系。我们不是曾经的对手,就是现在的对手,要不就是潜在的对手。比赛多了,输赢的次数你会慢慢记不清楚,到时候你更在乎的,是你和对手之间曾有的交锋,是不是动人心魄,能不能被人铭记,配不配得上“高手对决”的江湖声名。

所以,何必要踩低对手呢?他们才是你的最佳拍档啊。

马薇在星辩拿了她人生中第一个最佳辩手后,上台发表获奖感言。她苦逼兮兮地渲染了一大通我们在准备过程中如何辛苦、如何紧张、如何卖命,末了,对台下的小朋友说,“你们虽然输给了我们,但却是输给了竭尽全力的我们”。

掌声零落,有人表情一脸震惊。于是下来后,她第一句话就问我,你说他们听懂了么?现在看来,有人是真没懂。可能还把马薇的苦情,当成一种赢家的炫耀——你们看,我们不仅资深,还勤奋哦!

唉,让我们都坦诚一点吧——这场较量不能算势均力敌,毕竟我们是一群辩论圈的老僵尸。但是,人在哪里都可能遇到劲敌。在一场自己赢面不大的比赛里,如果对手要赢,你是希望他们赢得轻松随意,还是无比艰辛?如果你眼看要输,会不会死活也要绊对手几个跟头,让对手丢特么几票,让他们、让观众,从此不敢小觑你的实力?

——拜托,有点比赛精神好吗?

所以,肯定对手,就是肯定自己,而对对手最大的肯定,不是虚伪地讲“其实我们只是比你多吃了几年米”,不是模糊地说“其实你们也还不错啦”,而是告诉你,“我为了打败你,竭尽了全力”。

我们在星辩的第一场比赛里,建彪有段发言让我很感动(视频24分40秒),他说:“教练告诉我,在台上,不管对手是谁,你都可能会输。所以我对比赛的态度是,每一个对手,不管你资历比我浅多少,对不起,我都会很不客气,我都会用尽全力。即便,你说我以大欺小。

好一个“即便”!

看到了吗?我们不仅竭尽全力,我们还甘愿承担骂名。

《集·Cover》采访:自由就是最好的创意

《集·Cover》终于寄到。卢涛(套套卢)办的这本独立杂志引起了办公室众港台设计师的围观,于是为了替大家买杂志,我居然也干起了淘宝代购这种的事情……只是我支付宝绑定的是内地手机,只能明天跑去深圳付款了……

据套套说,杂志付梓,印刷厂见到敏感内容,居然自行销毁。这事儿听得台湾同事一愣一愣的,倒是香港同事冷笑一声,表示习以为常。销毁的那一页,当然是我那部分。唉,老东家太NB。停刊已久,余威仍在呢。哈。下面会把老东家的名字和谐一下,以尽可能避免本冷僻博客再次被和谐……
上图是被裁掉的部分,套总很好心的搞了个小纸条,补充了部分被和谐的内容,并注明《阳光食物周刊》已经停刊。
现转帖未和谐内容如下,略有添加,毫无删减:
1.《阳光食物周刊》是怎样一本杂志? 2.《阳》对它的视觉有怎样的要求?
1,《阳光》是一本非常特别的新闻时政杂志。它由阳光卫视的现任老板陈平出资创办,总部在香港,但主要的面向是中国。刚做出来时,只有 iPad 这一个平台,所以当时也算是第一份iPad原生的中文杂志。经过一年的尝试,程益中加盟,并带着我们改版成每周出刊的印刷杂志。
我们专注于时政报道,并把专题策划、艺术设计和多媒体等呈现手法,引入了这个刻板肃穆的领域。我们也有文艺内容,取材和品味都非常多元。在报道内容和表达方式上面,我们都完全不设限制。杂志中曾有个有声栏目,是让诗人自己朗诵自己的诗歌。创刊之前,我们当时的主笔,后来的执行主编张洁平(外号兔佛)对我们想象中的杂志曾有过一句非常精确的描述:“让政治软下去,让文艺硬起来”。这不仅是我们的媒体方法论,也是我们对一个正常社会的期望。正式创刊时,主编长平提出的 Slogan “多说一点”,似乎更能代表杂志的精神气质。多说一点,看上去微不足道,但往往是一切改变的起点。是不是很微妙的赶脚?
2,视觉要求。从创刊开始,老板和编辑部的负责人都给了我很大的空间,来营造阳光时务的视觉风格,当然也不排除是他们实在没空管……不论如何,我都很感激这段经历。部门里的设计师都是科班出身,只有我是野路子。几个人调和激荡,和这不设限的杂志气质居然刚好契合。
在我眼里,时政杂志的视觉风格,可以按地域分为三大类:欧美杂志,像时代周刊,是国际精英范儿;内地杂志,像南风窗,老气横秋的大院风格,由国际范儿落地拧巴而成;香港杂志……是宫斗政治的地摊文学风……几种风格没有优劣之分,适应不同的市场需求罢了。而我们的目标很简单,抛掉脑中的既定规则,做出我们自己愿意点击、愿意下载、甚至愿意付钱的“好玩”的东西。虽然我平时会发明很多“说辞”来与其他人沟通创意,但内心里,我想要的就只有四个字:好玩,有趣。所以就有了“坦克大战”封面,有了“中国人民很行出品五毛硬币”……前面说了,我们不设限,不仅是多元的形式培植了多样的想法,内容的解严更刺激了创意。实际上,自由就是最好的创意。
最后补充一则旧闻,阳光食物的封面今年拿了亚洲出版协会的卓越社论漫画奖(Excellence in Editorial Cartooning)。然后,如你所知,就没有然后了。

信息视觉化:光搞文字是不够的

受 ICCD 国际传播促进中心和 Sharism Lab 邀请,周末在昆明做了一个 Talk,和云南信息报的朋友聊了聊信息设计方面的一些心得。被人请去话痨,对于一个话痨来说,真是件幸福的事儿。更幸福的是见到胡泳、阳淼、吴薇和 Doris 等朋友。来去匆匆,好多东西都没法深入交流,现把用 Google Doc 做成的 Slides 分享出来。给大家乐呵乐呵。

好长个PPT啊妈的!!!现插入彩蛋《谁的南海》:http://www.youtube.com/watch?v=R2cvwoPvo6A (需翻墙)直接下载视频:誰的南海?

去年的几首诗

博客真是个荒废地啊……其实乱七八糟写的画的东西挺多的,就忘了往这儿贴了……

七月

七月是夏天的泥土
膨胀着漫过脚踝
骨骼的生长静止了
像被雨水遗漏的树桩

七月是夜晚的海水
淌过所有的梦床
床头是失眠与浅睡
床尾是粼粼月光

七月是旧书的扉页
写满线索与暗语
谜底之前的书页
厚如时光筑起的高墙

七月是故乡的照片
布满烟尘与骄阳
你指着蓝灰色的林荫路
说躺着又静又凉

2012-07-20

十月

我踩过
铺满碎石的地面
爬过
嵌满玻璃的墙头

疼痛暗无天日
但血迹细碎
像无用的线索
被漏网的罪恶嘲讽

所有眼里的光芒
都在熄灭
所有汉字的形状
都在同化
很快我将不能
再分辨你的眼神与暗语
如同栖居在我身上的神明
某日悄然离去

所以我停下来
等待新的启示
我在路口徘徊
等待地图与钥匙
可我关心的事物
是如此稀少而虚幻
十月的旗帜翻飞
遮住了天空的愁容

2012-11-02

立冬

立冬这天
我烧掉所有的稿纸
来取暖

灰烬像一场大雪
覆盖你经过的行迹
毫无怜悯之心

分不清是因为寒冷
还是失望
我宽容地麻木着

你不知我记忆的余温
捧着一手纸灰
以为是暖冬来临

2012-11-08